麻烦的,起草文件也不知道听谁的。

,但向问总是随着自己县里的同志,走在人群中间,目不斜视地往前走,根本就没有注意等在道旁的万丽。
万丽一颗悬着的心,一下子放松多了,听得许大姐说,他们曾经在一个工作组工作过。万丽因为心放下了许多,不由脱口说道,那太好了!许大姐似乎从万丽这句话中听出什么含义,意味深长地看了万丽一眼,说,小万,我以前也跟你说过这个话题,现在忍不住还想说,在机关工作,政治上的敏感,政治上的嗅觉,是最要紧的啊!这话和向秘书长说得一模一样,连口气都差不多,万丽真切地感受到了许大姐的关心,心头不由一热,说,其实在机关工作也不容易,尤其在办公室,碰到什么事情,什么工作,如果领导观点一致,还好一点, 如果领导观点不一致,下面的人就比较麻烦的,起草文件也不知道听谁的。
万丽一路都没有说一句话,小江也紧闭着嘴,车子直往市委开去,后来万丽的手机响了,万丽看了看来电显示,是伊豆豆打来的,万丽想了想,没有接这个电话,因为接了电话她无话可说,她不能告诉伊豆豆大老板突然找她,她也不能说谎,所以干脆不接了,她掐断了来电,对方此时会听到:对不起,您要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。但是伊豆豆却不依不饶,又发了短信来,说:万区长,你别装蒜,我知道你拿着手机呢。
万丽一扫近些日子一直罩在心头的阴霾,如果说康季平的谈话,已经帮助她渐渐走出情绪的低谷,那么,此时和伊豆豆的这番胡乱说笑,更是使她心情轻快起来,不就是一个陈佳吗,值得因为一个陈佳,就把自己的人生变得那么不美好那么不快乐吗?
万丽一生气,就再不跟孙国海说话,也没有洗漱,就上了床,背对着孙国海。孙国海并没有注意到万丽情绪和行为反常,他自己照常洗脸洗脚,然后上床,跟万丽亲热,却扳不动万丽的肩,奇怪道,万丽,怎么啦?万丽不吭声。孙国海更奇怪了,说,刚才还好好的,一会儿怎么不说话了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万丽“哼”了一声,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,心里不舒服。孙国海认真了,急道,心里?哪里?是心口还是哪里?要不要去医院?万丽冷冷地说,问你呀。万丽这一说,孙国海才知道万丽
万丽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了。叶楚洲说,我原先并不太了解这个张汉中,我在政府的时候,他就在行管局了,从底层干起,一直默默无闻的,怎么忽然一下子就开了窍,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万丽说,张局长这个人,历来很低调,不张扬的。叶楚洲侧身看了万丽一眼,说,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很张扬?万丽道,这是个性问题。叶楚洲说,这倒是的,是个性问题,不是职业问题。但也许有不少人都觉得,经商的人,发了财,就财大气粗,就张扬起来了,不成功的时候,你张扬一点人家觉得你是个性,凡成功人士,张扬了,就是人品问题了,是不是?万丽点了点头,说,是有这样的想法。叶楚洲说,你在机关时间也不短了,你知不知道张汉中有什么背景?万丽说,我不太清楚。叶楚洲说,伊豆豆没和你说过?
万丽一听,脑子“轰”的一声,立刻想到伊豆豆的电话,除了自己和向问之外,还有谁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,一个是康季平,康季平是绝不会说出去的,另一个就是孙国海,万丽一想到孙国海,头脑里再一次“轰”了一下,脸上青一阵白一阵。但向问的脸色反倒好了些,语气也恢复了正常,说,你也别太紧张,我了解你,也相信你,你不是个肤浅的嘴碎的女同志,但在机关工作,有时候,该保密的还是要保密,哪怕是自己的亲人,最知心的朋友,说话也要注意分寸。万丽点着头,眼泪含在眼眶里。向问说,好了,你去吧,回去准备一下办移交吧,明天组织部就发文了。今天是星期二,星期四指挥部正式成立,闻书记会到场。说到这儿,向问露出难得的笑容,又补了一句:万丽啊,我也要动一动了。万丽心里一动,早在党校时她就听高洪说过向问可能要动的事情,不由脱口说,向部长,听说您——向问笑着朝她摆了摆手,没有让她说下去。
万丽一听方梅,更来气了。方梅从小和孙国海是邻居,后来也到南州来工作了。他们还在老家的时候,孙国海当兵走了,两家的家长曾经想给他们结亲的,孙国海也没有明确表示同意还是不同意,接下来孙国海转业来南州,碰上了万丽,就没有方梅的事了。早几年婆婆住在这边的时候,曾经跟万丽说起过方梅,说起过这事情,当时万丽心里就不高兴,不知道婆婆说这个话是什

留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