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丽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

冯主任总结一下,就结束了,现在增加了半天,一个人讲话就不够了。
万丽这才稍稍地安静下来,一安静下来,就想到了康季平,立刻给康季平发邮件,她告诉康季平,城东的地解决了,但她没有把田常规的担心说出来。万丽万万没料到,片刻之后,康季平的回信已经到了,只有两个字:祝贺。万丽细细地看着这两个字,先前的疑惑再一次浮上心头,这个时候,应该是康季平在那边上课的时候,难道他课也不上,就一直守在电脑边等她的信?这太不可思议了。万丽迅速地发信问道:你是康季平吗?又追发了一封,你到底在哪里?你到底在干什么?一直等了半个小时,也没见回信。
万丽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眼泪却仍然哗哗地流着。孙国海又说,你到哪里了?你不是说马上毕业典礼,还要发言吗,要不你就回头吧,这里有我,有老太太,丫丫奶奶明天也会赶过来,你放心吧,丫丫不会有问题的。万丽一念之下,差一点让司机回头,但忽然间耳边就想起了聂小妹的声音,我对不起母亲,对不起啊。心念至此,万丽再无别的想法,挂了电话,车子就一直往前走了。
万丽这话一说,孙国海也急了,本来还一脸“反正我就是这样你信不信拉倒”的样子,现在脸也急白了,说,万丽,我就是和方梅一起划了一次船,还有丫丫在,你这么盯着我干什么,你想干什么?万丽反问道,你说我想干什么?孙国海说,你自己的事情你怎么不说?万丽气得鼻孔里直往外哼气,说,我有什么事情,你说清楚,我有什么事情?自己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情,你还想往我头上泼脏水?孙国海说,你没有和别人坐过船吗?你和康季平,带着康季平儿子,没坐过船吗?
万丽这么想着,这一阵早已经平淡下去的心情不免又有点起伏波动了。就听得余建芳在对陈佳说,这次考察团,市委很重视的。陈佳也跟着说,是呀,本来是平书记亲自带队,后来因为省委要开会,平书记去不了了,临时换了崔书记。余建芳好像和陈佳一搭一档在说相声,又好像在抢三十,看谁知道的内幕多,但这些内幕说出来,都是刺激着万丽的。
万丽这时候来找余建芳,也许并不是好时机,正是余建芳心神不宁的时候,三个人的竞争,虽然她的胜算更大些,但毕竟八字未见一撇,心里总是不踏实的,万丽也不是没有考虑到这一层,但实在是时间不等人,明天下午就要和张书记谈实在的内容了,事先不摸一摸张书记的底,万丽如何去面对一个一无所知的张书记?所以,虽然时机并不好,但万丽还是不得不来。
万丽整整花了两天时间,精心准备发言稿,这两天聂小妹的情绪一直不稳定,说话总是带着点言外之意,一会儿怀疑万丽攀上什么大领导,一会儿又说女同志长得好总是要占点便宜,万丽稳住自己不受她的影响,心无二用准备发言稿。但结果情况却发生了变化,开会那天,省委临时有个紧急会议,董部长关照座谈会改期,让与会者再等通知,结果一等再等,董部长却一直忙得不可开交,再也抽不出这半天的空来,后来又带队出国了,一去就是二十天,座谈会的事情,也就不了了之了。聂小妹指了指万丽准备好的发言稿,说,可惜你白白地辛苦了。万丽说,其实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会是白干的,付出了总会有回报,今天不回报明天也会回报,物质上没有回报,精神上也会有回报。聂小妹点头说,这话很有哲理,很深刻。现在聂小妹的情绪又平稳了,心态也好了,说话行事,又是一个有水平的女同志了。
万丽正不知如何对答,有人敲门了,万丽过去开门一看,竟际关系,应该是打太极拳,伊豆豆这样的作派,倒像是西方人的决斗,将你让给她还是她让给你,你们是你死我活的关系。万丽说,现在不是不在一个科室了吗,还你死我活吗?伊豆豆说,那就更你死我活了,如果不调走,下一步,就是竞争副部长了。
万丽主动打电话给惠正东,电话接通后,万丽说,惠市长,我和人端着酒杯穿梭在各桌之间,有人打趣道,金处长,中华儿女多奇志,飒爽英姿五钱杯!大家哄笑,金美人更来劲了,举杯畅饮,谈笑风生。万丽不由得想起在妇联工作的时候,也有过几次大规模的聚会,伊豆豆也是这种样子,只不过,金美人和伊豆豆,无论从年纪、从外貌?万丽头皮一麻,说话也结巴起来,怎、怎么,他怎么了?金美人道,万丽,这件事情上,你倒是有眼光的,你家孙国海,是个好人,心地很不错,给你选准了。万丽一口气松下来,赶紧说,我回去告诉他,金处长夸他呢。金美人说,我几次看到他,对清洁工都很友好,还给他们香烟抽,还跟他们聊天

留下评论